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6-03 08:19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学上将植物人描述为“植物状态”,患者没有意识、知觉、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,对外界环境和自身几乎没有反应,但可以自主呼吸,消化流食并吸收营养,可以睁眼和闭眼,有的人能接收外界信号却无法表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艺介绍,帮助植物人恢复意识的治疗就是植物人促醒治疗。在医学意义上,“醒”意味着患者能够稳定遵嘱,对诸如“睁眼闭眼”、“动手”等外界指令能重复做出响应,“相当于患者与外界间以前紧闭的大门出现了一道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关医学专家告诉记者,目前,植物人促醒的治疗手段主要是神经调控治疗,也是国际上目前相对有效的治疗手段。其中应用最广的是深部脑刺激和脊髓电刺激手术,其原理都是通过在患者体内植入电极,刺激患者大脑活动,改善其神经活动状态,又被称为“大脑起搏器”。据了解,目前在中国,专门进行植物人促醒的科室,包括何江弘团队在内,不到10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杨朋也是那个更接近灯塔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何江弘领衔的陆军总医院附属八一脑科医院功能神经外科为例,从2010年开始,他们每年大约收治300-400名植物人,其中只有约1/5的人适合接受手术,而在这些人里面,约有1/3到1/4的人可以醒来。一般醒来的概率在60%以上时,医生才会建议病人实施手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家里还保持着王苹最后一次外出时的样子,老安将妻子的睡衣铺在床的一侧,晚上他只睡在另一侧。出事以后,他每晚都要喝几口白酒才能入睡。他希望妻子回家时家里没有丝毫变化,“才四个半月,我觉得还是有点儿希望的,你说是吧?人活着总要有点儿希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何江弘团队总结了十年来所有手术患者的随访数据,他们发现:10%~15%的患者在逐渐康复,5%的患者能够完全恢复正常人的生活,摘掉“大脑起搏器”,返回学校或走进婚姻,50%的人维持原状,30%的人则因为各种原因,状况越来越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四十年来,美国政治的核心叙事是,富有的精英阶层将种族主义武器化,以获得政治权力。他们还利用这种权力,推行以牺牲工人利益为代价、拉大贫富差距的政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月30日,孟红带着高宁回了上海,她准备让高宁继续在医院做康复治疗,自己则要开始工作,她把退休年龄又延迟了三年,一方面是为了保证收入,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和社会保持联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现实的困境是,目前残疾程度非常严重的植物人仍然不被归入到残疾人的行列,他们不能够享受到残疾人的一系列社会保障以及福利。对此,中国残联相关人士表示,植物人目前确实没有被归入残疾人范畴,中国残联目前也没有针对植物人制定相关帮扶政策。